avatar
月人气0

    璎珞走在湿婆宫颀长的走廊上。她步伐平稳,後背挺直。漆黑的头发好像瀑布一样从脸侧流淌下来,直泻到她的腰部,衬得她精致的面孔更加雪白。她手里端著青色的香炉,快速地向宫殿深处走去。
  正走著,猛然听到妩媚里带著点沙哑的声音,轻轻地叫著,“嗳,小妹妹,把你手里的香炉给我们用一下……呜、”话似乎没说完,就被什麽打断了一般,硬生生地吞了进去,然後便是一阵低低的喘息,然後那声音又响起,”好……啊,好不好?“
  璎珞拉开了走廊侧面落地的窗帘,月色透过云,倾泻到宽大的阳台上。一名银发的女子半裸著身体,侧坐在身穿黑色铠甲、肤色古铜的男子身上。男子坐在阳台的边缘,结实高大的身体更衬得那名银发女子的纤细。那名女子显然是苏由那族的,而男子则是地位较高的阎魔。璎珞扫了一眼他们身体相连的地方,及苏由那女子泛红的脸颊,难怪她敢大胆地叫住自己这个罗刹。
  璎珞没有表情地看著他们,回答道,”今天伽梨女神有贵客,请恕不能从命。“
  苏由那似乎听懂了她的话,又似乎听不懂。她半挂在阎魔男的身体上,随著他腰部的力量而缓缓起伏著。她一边用力地将自己裸露的双胸靠近阎魔男的胸膛,一边又重复了一遍,”就一下,别这麽小气……啊,苏各大人,不要这样……”
  璎珞看著那个叫苏各的男人,他的眼珠是浅浅的灰色,头发则是如夜的深蓝。苏各,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。他一边好整以暇地缓缓在苏由那的身体里进出,一边却将视线停留在璎珞的身上。
  “你叫什麽名字?”他问著,身上的女人已经喘息连连,他却好像在喝悠闲的下午茶一般,语调冷漠不带任何感情。
  “我是罗刹族的。“璎珞平淡地回复。
  苏各哼了一声,又狠狠地撞击了身上的苏由那,引起她阵阵无法控制的呻吟,”看也知道你是罗刹。有时间麽?过来。”
  璎珞看看手里的香炉。虽然确实是伽梨女神吩咐的,却也没有那麽紧急。况且能出现在湿婆城的阎魔族估计也不是一般的角色。她不好就这麽直接违抗。她老大不乐意地抱著香炉走了过去。
  苏各按住了正在他身上忘情扭动的苏由那,简短地命令道,“你下去。”
  苏由那一楞,随即眼里水汪汪地,很是不舍地从他身上爬下来,跪倒了他的两腿之间,“苏各大人,这样好吗?”
  苏各微微颔首,却已经将手伸向了走过来的璎珞,“把那个香炉先放到一边,不会耽误很久的。”
  银发的苏由那女子已经把苏各昂立的男龙深深地含进了嘴里。璎珞明白苏各的意思,她将手里的东西放下,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。刚到了他身侧一臂的距离,她就被他猛地拉了过去,宽大的手掌一下子盖住她饱满的前胸。
  他哼了一声,”这麽慢。“他灵活地挑开她前胸的带子,颀长的手指丝毫不怜悯地拨弄起她粉红色的蓓蕾。他将嘴唇靠近她的耳廓,轻轻地说,”看你的腰带,还是红色的。你是闹别扭还是怎的,这个长相竟然只有这样的地位,陪陪我,很快就可以有青铜色的腰带了。“
  他说完,灵巧的舌已经霸道地探进了她的耳廓。抚摸著她前胸的手也不客气地一路向下探去,掀起了她的裙子。
  在曼陀罗城,交媾如同家常便饭。就好像你想找人喝咖啡一样。朋友间可以、兄妹间可以、陌生人也可以。促进了这个机制的重要动因,也是很多低位的神族靠与高位的神族交媾,从而获得在重要场合出席的机会,如果有人帮你在湿婆面前说几句话,就更容易出人投地了。
  虽然交媾本著自愿的原则,但却很少有人会拒绝女性,以及两个种族的男性,修罗与阎魔。除却他们高贵的血统、极少的人数之外,因长期战斗而磨练出来如同雕塑般的身体更是让无数女性欲罢不能。於是璎珞想著自己没有理由拒绝苏各。
  就让苏各掀起了自己的裙子,一路沿著她白皙修长的腿摸了上去。
  苏各似乎很清楚自己在性方面的价值,他亲吻著璎珞的颈子,在上面毫不客气地留下吻痕。而右手则一丝爱抚都没有地探进了璎珞的内衣。他在她私密的地带缓缓地划了几个圈,就轻轻地拨开饱满的花瓣,向她的甬道探去。
  也就是在这一刻,他浅灰色的眸子难以置信地看向了璎珞,手上的动作也跟著停了下来。
  ”你开玩笑吧。“
  他的脸色十分阴沈。女苏由那感受到了他的不快,想抬头看看他,却被他一手又按了下去。粗大的龙身直捣她的喉底,让她几乎呛出了眼泪来。
  ”修罗女,你若不想要,就直说,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“
  他将手收了回来,一把推开了璎珞。
  璎珞绝望了。
  看来她真的无法担任起振兴家族荣耀的重任了。她端著香炉慢慢地向伽梨女神的房间走去。连这样一个极品阎魔男都无法让她有任何反应,她观赏了苏各与苏由那女二者的表演有了好一会儿,但苏各将手伸过去的时候,她的身体却干涩得不得了。对於苏各这样的人来说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。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将她赶离了自己。
  就是因为这样,才一直不能上位。之前也遇到过贪图自己美色,不在乎自己反应的人。进入之後却好像要死去一样的疼痛,她那一幅要死的扭曲表情,就连那些人也不愿意再做第二次了。看这自己一同进到湿婆宫的姐姐妹妹纷纷都拿到金色或银色的腰带,自己却还是刚进来的红色腰带,她真是郁闷极了。
  她是罗刹望族最美丽的女孩子,父母原本都指望她第一个拿到白金腰带,再遇到贵人扶持,从而获得天神位也不是不可能。
  但是,竟然会……对性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  璎珞抬头望天花板,欲哭无泪。
  终於走到了伽梨女神的寝宫,璎珞将青色的香炉放在她门外的架子上。伽梨女神是大神湿婆的妻子,也传说湿婆迎娶她以後再也没和别人交媾,成为了六天唯一一位只有一个交媾对象的人。
  湿婆对伽梨女神的感情就是爱吗?
  璎珞看著架子上青色的香炉发呆。可是伽梨女神依然每天都会见不同的情人,还会点各种各样的迷情香。难道伽梨女神不爱湿婆大神吗。
  正想著,身後突然传来了脚步声。璎珞一惊,回过了头去。
  她猛地动作,倒使来人有些惊讶。可很快,惊讶就变为了淡淡的笑意。
  ”怎麽了?别怕。”
  他的声音很好听。这是璎珞的第一个想法。然後他就慢慢走了过来。他身穿白色的长衣,腰间是金色麦穗织成的带子,及背的黑色长发,阳光般美丽的金色双眸。
  看到他口中尖尖的两颗前牙,她再也没有犹豫,连忙屈起膝盖招呼了一下。
  这位一定是修罗城来的人。加上他金色的带子,想必是修罗族的贵族。
  看到她的样子,他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笑吟吟地走过来,伸手扶起她,“不用这麽大礼。”璎珞没反映过来,他已经将手伸到她的胸口,轻轻地拉起胸口的带子。
  “额,”璎珞有些紧张,所以就叫出了声音。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紧张,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有。
  修罗又是一楞,随即连忙和蔼地解释道,“别怕,我不是想强迫你,你的带子没有系好。”
  璎珞低头,看到自己胸口的衣襟敞开著,锁骨处还留著点点苏各留下的痕迹。
  莫名的羞耻感涌上了头来,她一面仓皇地系著带子,一边诚惶诚恐地说,“在大人面前失礼了。”
  但是越紧张,手指就越不听指挥,不管怎样努力,就是系不好。金色眸子的修罗族人看著她,不由低低地笑了起来,一下子牵过她的手,自然地将带子接了过来。
  “我来帮你吧。“他垂下头,浓密的睫毛挡住了他金色的瞳孔。他轻轻地帮她系著带子,一边慢慢地问,”你叫什麽名字,哪里来的。“
  ”我来自罗刹族北部,名叫璎珞。“
  他听著,嘴角始终带著似有若无的笑意,”原来是北家的璎珞。“他又看了一眼她的腰带,”怎麽才红带?刚来湿婆宫不久?“
  璎珞支支吾吾半天,才呐呐地回道,”也不是……进宫有两年多了。“
  他似乎有些惊讶,但是还很礼貌地控制了自己。“嗯,系好了。”他抚弄好了她的带子,微笑地看向她,“你是北家的女儿,这样散漫不好吧?要不要我帮你?”
  璎珞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。她下意识地垂下头去,“大人……不用了。”
  “怎麽?你对我不感兴趣?“璎珞垂下头的样子显得很瘦弱,修罗弯下他颀长的身子,让自己的眼睛和她的脸在一个高度。
  ”不是这样的,大人……“璎珞的脸好像要热得烧起来了。她小小声地回复,”璎珞怕没有能力让大人开心。“
  听到她这样说,修罗突然爽朗地笑了起来,”你真有意思。“他一把抓住她的下巴,让她看向自己。雪白的脸颊上擦过一抹樱色的红晕,漆黑的眼里映出修罗美丽的脸庞。他笑著说,“你是北家的璎珞,六天最漂亮的几个女子之一,你怎麽会这样没有自信。”
  话音刚落,修罗的唇就落了下来。
  那个吻,起初是轻微的试探,随即变为辗转的吸吮。因为紧张,璎珞几乎无法呼吸。修罗抱著她,稍微离开了她一点,轻轻地说,“乖孩子,把嘴张开。”
  “啊?”璎珞下意识地问到,可声音还没发出来,他的舌头就长驱直入,温柔又带著十足的侵略性、进入了她的嘴里。陌生的征服感令璎珞想要本能地逃避,但是他却紧紧地将她禁锢在自己与墙面中间狭小的空间,让她年轻的肉体紧密地贴在自己结实的身体之上。舌灵巧地抚弄她的唇、她齿後的嫩肉、然後与她的舌热烈地交缠。
  因为无法呼吸,璎珞几乎要昏倒了。就在这时,他离开了她一点。她连忙合拢嘴巴,大口地喘气。却被他扶住後脑,半强迫地抬起头来,看向他金色的眸子。
  “把嘴张开。”
  璎珞犹豫了一下,但却无法抗拒他温柔而带著诱惑的声音。她微微开启了精致的嘴唇,他却没有著急吻上去,而是探出舌尖,轻轻地添砥她的唇瓣。
  这样缓慢而细致的动作让璎珞感到十分地难以把持。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猛烈的热气仿佛要冲上头来,嘴唇变得很干涩,她不由也随著伸出舌尖,想要舔舔自己的唇畔。就在这一刻,修罗仿佛期待著猎物的猎鹰,立刻捕获了她的舌,与她交缠著。津液的交换发出令人羞耻的声音,再顺著二人紧紧胶合的唇畔,缓缓地滑下来。
  璎珞觉得自己无法站立了。
  她从未觉得自己这样脆弱。她下意识地扣住修罗结实得手臂,但是身体却软了下去。修罗伸出一条腿,她就很自然地跨坐在了他的腿上。那一刻,她竟宛若触电一般,难以抑制地发出了甜美的呻吟。
  “呵……”修罗离开了她的唇,看著她湿润的眼睛和泛红的脸颊,“我很开心。”
  就在这一刻,伽梨女神的房间深处传来了隐隐的铃音。
  修罗轻轻地整理著璎珞的发丝,”我得走了,女神叫我了。“
  ”啊……”突然听到他这样说,璎珞仿佛不能适应一般地抬起头来看著他。
  修罗於是又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“我会记住你的,璎珞。你也要记住我。”
  他扶著她,让她靠著墙壁站立好,又轻轻地拉起她的发丝,落下了温柔的一吻。
  *
  修罗离开了好一会。璎珞依然靠在墙边。
  只是一个吻而已,她竟然无法呼吸,心脏好像要冲破胸口跳出来了。双腿之间热热的,好像有什麽东西要流出来了。这样陌生的感觉究竟是什麽。她强压著心里的莫名,向自己来的方向走回去。
  才走了不一会儿,不远处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靠在廊侧。
  正想著是谁,那位男子已经回过了头来。夜发灰眸,苏各冷冷地看著她。
  “是你……”璎珞愣了一下,然後立刻发现自己的失礼,她改口道,”苏各大人,有什麽事吗?“
  走廊的光线很暗,璎珞看不请苏各的表情。他只是看著自己,沈默了好一会儿,然後便走上前来,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。
  ”苏各大人。“璎珞不安地仰起头看向他。
  苏各看著她的表情,由平淡,骤然转为一丝讶异,”你这个样子……“
  ”我的样子……?“璎珞反应了一会儿,然後赶快道歉说,”苏各大人,刚才实在是失礼了,璎珞不是不愿意接受大人的邀请,而是璎珞有个毛病……就是对……对……”
  璎珞想著怎样说才比较不失礼。苏各却一把将她拉住,往另一个方向走去,“你想说对交媾没有兴趣?这样的病症也不是没有听说过。但是也不确认你就是这个毛病。”
  苏各一边说著,一边将她推进了外宫的客室。反手将门锁上,他一下子将她推倒在了落地窗旁的沙发上。
  “所以,你并不是不愿意,对吧。“
  璎珞连忙点头,“自然,怎会对大人……”
  连话都没有说完,苏各就吻了下来。
  苏各的吻和修罗的完全不一样。强硬、蛮横、充满著占有欲。
  但是他的吻却让璎珞又一次想起了自己在女神房前与修罗的吻。奇怪的、热热的感觉又一次涌了上来。
  “啊……”在喘息的空档,璎珞竟发出了令自己觉得很羞耻的声音。她小小力地推著苏各前胸冰冷的黑色铠甲,吃力地说,“大人,今天璎珞觉得很奇怪,不是很舒服,请求大人……”
  话没说完,他的吻又一次落了下来。深入的侵略之後,是细碎的占有。从嘴唇、到耳畔、颈子、锁骨、进而是她洁白而美好的胸。
  他扯开她胸前的带子时,璎珞只觉得被修罗系上的带子被解开了,好可惜……但这个念头没有持续多久,他就已经将她粉红的蓓蕾含进了嘴里。他辗转吸吮著她的蓓蕾,右手也毫不迟疑地玩弄著她的另一个乳房。洁白的嫩肉在他的手里被捏成各种形状。
  裙子不知何时已经被褪到了腰部,苏各强硬地压在璎珞的双腿间,迫使她将身体打开,对著自己。
  “啊……!” 璎珞突然低低地叫了起来,随即看向苏各。
  与此同时,墨黑眼睛的阎魔青年也挑起眼睛,看向了她,”六天还没有女人拒绝过我。打开身体,我会让你感受到快乐。“他轻轻地伸出舌头,诱惑地轻舔刚刚才被他狠狠咬过的粉红凸起。
  这时,璎珞已经明显感到他两腿之间的硬块已经紧绷地站立了起来。苏各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,他一边吻著璎珞,一边动著腰,凸起的炙热隔著二人的衣物撞击著璎珞最脆弱的部位。
  方才被修罗吻过之後自己就一直怪怪的,此时被苏各这样一撞,璎珞就更觉得自己无法控制体内的热流。原本应该觉得恐怖的事情,此时竟让她有几分期待。
  她心理的变化仿佛触及到了苏各。他邪邪地一笑,随即说,”你的腰在扭著呢。你很想要吧。”
  “啊?”璎珞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起来。
  苏各哼了一声,“有什麽不好意思的,这样才对。你之前的样子才是有问题。”
  他一边解开自己身上的铠甲,一边亲吻著璎珞的身体。铠甲扔开之後,展露出了他久经锻炼的完美的身型。他腰间系著象征至高贵族地位的白金色腰带,但却没有进一步解开自己的衣服,只是将璎珞的裙子向上掀,让她的衣服全部集中到了腰部,而其它地方都曝露在外面。
  “苏各大人……”璎珞急得都快哭出来了。她完全没有做好准备。她对性丝毫没有感觉的事情整个湿婆宫的人都知道,她怎会想到今天就有个阎魔的贵族会这样执著地与她交合。
  “把腿张开。“苏各冷冷地命令著,却有些不耐地拉过她的一条腿,强迫她向另一个方向分去。修长的手指探过内裤的边缘,伸了进去,直接地探进了她的甬道。
  ”啊……!”那一刹,璎珞发出了连自己都很惊讶的声音。
  苏各似乎也很吃惊,他抽出自己的手指,看到上面沾满了璎珞的爱液。他眸子的颜色变得深沈了起来。他直接地抽出腿侧的匕首,将璎珞的内裤轻轻地挑开。她的私处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他的面前。他将手伸了过去,深深地插入了她的身体,在她的内壁里轻轻地刮挠了起来。
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“璎珞的身体好像被电击打过一样。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,她恐惧地说,”苏各大人,求您停手,璎珞觉得好奇怪,璎珞今天不能……啊……”
  她又被苏各以吻堵住了嘴。
  苏各的手指灵巧地在她的甬道里进出,湿润的花芯发出淫靡的声音。璎珞的呻吟被苏各的吻封住,她的身体在苏各结实的肉体下微微颤抖。
  苏各又加进了一根手指。
  两根手指一齐在她身体里抽动的感觉十分陌生,也十分恐惧。没有熟悉的疼痛,却是一种不自然的侵入感。
  “哼,你不是挺有感觉的麽?”苏各的声音也变得粗重了起来。他将她想要转到一旁的身体掰了回来。
  璎珞的眼睛里已经润满了泪水,脸上泛起的生理性红润让苏各不由呆了一下。反应过来之後,就是更加用力的入侵。
  “大人……”璎珞颤抖著,“大人……啊,不要,大人,不可以!”她紧张地尖叫了起来,伸手推上了苏各赤裸的前胸,因为苏各正在尝试将第三根手指放进她的身体。
  ”罗刹女……“苏各的声音里带著浓浓的情欲,”如果不这样,我们可能都不会舒服。“
  ”不要,不要……“璎珞几乎要哭了出来。
  苏各顿了一下,手指最终离开了璎珞的身体。他将璎珞赤身裸体地压在自己身下,自己则直起上身,快速地解著腰带。
  很快,他就将自己的欲望展露了出来。璎珞有些惊恐地看著他。比起刚才与苏由那女在一起的时候,苏各此时的欲望显得更加庞大。虽然她的性经验非常有限,但苏各的型号绝对是她交往过所有人里最惊人的。
  “苏……苏各大人,璎珞、璎珞……”她的身体紧张地缩了起来。
  苏各却拉起她的脚,低低地说,”别撒娇,把腰抬起来。“
  他一用力,璎珞的腰就被迫地抬了起来,他拉过一个垫子,支撑在她的腰下,她湿润的私处於是一览无
  遗。他将自己的欲望贴近她的花芯。炙热的凸起在她湿润的甬道口缓缓地划著,仿佛让她适应他的存在。
  璎珞紧张得连呼吸都忘记了。就在这时,苏各将自己的两个手指伸到了她的嘴里。他命令道,”好好吸吮它们。“
  璎珞本能地添吮起了苏各的手指,於此同时,她感觉到苏各的分身挤进了自己的身体。
  以前有过的所有交合经历都是无尽的恐惧。因为她的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,干涩的甬道让自己和对方都十分痛苦。但这次不同,虽然苏各的尺寸非常惊人,身体也有被撑开得难受的感觉,因为大量的分泌物,他却得以缓缓地滑进去。
  璎珞狭窄拥挤的内壁让苏各的身体不由一阵颤抖,但不知是出於怎样的一个心情,他没有像平时一样,直接进到最底部,而是稳住自己的腰,慢慢地向里面挺了进去。
  ”啊……苏各……大人……啊……“璎珞的身体向後面娇柔地仰过去,她洁白的乳房翘立了起来。苏各只觉得腹间一热,那一刻没控制住,在璎珞的尖叫中一下子进入了她身体的最深处。
 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失去了控制。品尝过将分身完全埋入璎珞身体的快感後,苏各无法满足於仅仅是停留
  在那里不动。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抽动起了身体。
  没有过这样算是被顺畅进出经验的璎珞,不知该做何反应才好。苏各的肩很宽,腰部却十分收紧,他的臀部也很紧致挺翘,此时正发著力,将自己的分身一次次地送进璎珞的身体,撞击她腿间的花蕊,发出啪啪的声音。
  缨络的身型在罗刹族里算是刚刚好,但是在阎魔战士苏各的面前,则显得十分娇小和脆弱。璎珞被他撞得几乎要向沙发外冲去,她只能紧紧地抓著他结实的手臂,无助而本能地呻吟著。
  ”啊……啊啊……”她抽泣著,看著苏各蛮横地掰开自己的双腿。他用力地进出著自己的身体,灰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著璎珞的身体。璎珞想要撇开头,他却半强迫地用手将她的脸扳过来看向他。
  璎珞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樱红的嘴唇在他的撞击下微微张启。说不清的不安、不确定、羞耻、恐惧占据了自己的心。她却什麽都不能做,只能接受苏各的占有。
  “哼,”苏各的喘息变得很粗重,他有些不满璎珞无助的眼神,他抽出自己的分身,揽住璎珞的腰,将她转过了身去,背对著自己,从後面又一次进入了她。
  “啊!”後面的姿势可以进入的更深,璎珞不由重重地叫了一下。苏各扶著她的腰,一次又一次地插入她的身体,直到最底部。他不让璎珞逃离自己的入侵,当她绝望地扭动自己的身体的时候,他就会漠漠地说,“看你还挺会扭麽……哼,你真是个淫荡的……”
  话却没有说完,苏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。璎珞无法抵御剧烈的进出感及苏各巨大的力量,下意识地发出了娇嫩的叫声,“啊……啊……啊,啊, 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“
  ”哼……罗刹女璎珞,“苏各的声音里带著浓重的喘息,他更加大力地出入璎珞的身体,在最後一刻,他抽出自己的分身,将璎珞的脸转向自己这边,”我记住你的名字了。“
  然後,他将自己白色的种子全数洒在了她精致的面颊之上。
  璎珞看著镜子里的自己发呆。突然身後跑过来一个人将她紧紧地抱住。璎珞一楞,抬起头来,却是与自己年纪相仿的表妹樱瑜。
  樱瑜看到璎珞的那一刹那,迟疑了一下。然後她用手肘推推璎珞,”皮肤变好了。“
  璎珞垂下眼,”哪里有。”
  樱瑜揶揄地看著她,然後撇撇嘴,“你还是那麽顽冥不化。”她打开窗子,看向外面,“你看,还有七天就到帝祭了,依你现在的地位,若没有大人保举你,你是无法参加主祭典的噢。”
  璎珞看著比自己晚入宫一年的妹妹,她腰上银色的带子显得特别耀眼。樱瑜在去年被送进了罗刹宫,但是一过去就与数名罗刹当政的贵族发生了关系,地位也是扶摇直上,今年已经到了可以参加帝祭的份儿。
  “这次是哪位陪你过去?还是那位罗刹族的贵族吗?”
  璎珞的问话刚落,樱瑜就转过头来,“拜托姐姐,我们家虽然没落了,但也是罗刹的望族,我和那个男的不过是随便玩玩。现在也有银色的腰带了,我早就不和他出去了。”
  “那……“
  ”我现在在和一位修罗交往哦。“樱瑜转过头来,笑得格外妩媚,”他们真不愧是六天最棒的男人之一,我真是不想离开他了。“她咬咬指甲,”也许帝祭之後我会搬去修罗城做事。“
  修罗。
  金色的眼睛闪过自己的脑海,璎珞摇摇头。只是听到这两个字,心脏就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。那天与苏各在一起,总算是第一次尝到了顺利进入的感觉。但是却没有自己姐妹们说过的那样销魂与心情激荡。就算到了最後,苏各穿起衣服离开的时候,她还只想著一个人。
  她想著修罗。
  樱瑜已经打开了璎珞的衣柜,”借我几件礼服穿穿嘛。“
  璎珞没有表情地点点头,自己则转头,看向六天的制高点,湿婆的行政宫。
  如果自己能够去到帝祭,说不定,可以再次见到那位美丽的修罗。
  但是在能有机会见到修罗之前,与苏各的遭遇,似乎是在所难免的……
  与苏各的再次相遇,是在曼陀罗城里。璎珞出湿婆宫办事,提早结束了跑腿,看天气尚好,她便打算在外面逛逛再回去,正逢苏各从一个拐角走出来。他没注意,一下子撞在了正在左顾右盼的璎珞身上。
  他今日没有穿铠甲,但依然差点把璎珞撞了一个趔趄。他匆匆伸手,依照礼节将璎珞扶起来,但是还没等她站稳,他就有些惊讶地叫出了她的名字,”璎珞?“
  璎珞抬起她乌黑的眼睛,反应了好一会儿,然後有些局促地回复道,”啊,苏各大人。”她连忙要屈膝向他拜礼,苏各却一手拉起了她。
  ”今天就算了。“
  二人沈默了一会儿,璎珞自觉无趣,於是说道,”苏各大人好像很忙,璎珞先告辞了。“
  苏各却拉住她,对四周的侍从低声吩咐了几句。侍卫兵们都纷纷退下了。苏各揽过璎珞的腰,半强迫地带著她往街角的巷子里拐去。
  ”大人?“
  ”璎珞你在忙女神的事情吗?“苏各一边问一边拉著她往幽暗的小巷子里走。
  ”额,倒也不是。”
  “那就好。我平时用惯的女人去了外城,今天陪陪我吧。“苏各说著商量著一般的话语,口气却不容拒绝。璎珞还没来得及说什麽,就已经被他一把按到了巷子深处的墙壁上。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,他的吻已经落到了她的颈子上。
 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苏各直接省略了解开璎珞衣服的步骤,他一只手大力地揉搓著她的胸口,另一只手却向著她的裙底摸去。
  ”苏各大人……“璎珞为难地缩著身体。
  苏各一边吻著她一边说,”不要再用没感觉的话来搪塞我,上次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好麽?“
  ”但是……苏各大人……“璎珞不想让苏各觉得不开心,但是此时的她,却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  感觉到她的犹豫,苏各停了手,抬起他微挑的眼睛看著璎珞,”六天後就是帝祭了。“
  璎珞愣了一下。苏各似乎很喜欢她这呆住的样子,他咬咬她的下唇,轻轻说,”我带你去,怎样?“
  帝祭?
  如果可以去帝祭,就可以见到那位修罗的贵族了。
  心底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,璎珞抬起眼,看著苏各,“真的可以带我去吗?”
  璎珞精致的脸突然抬起来,反而让苏各有些仓促。他轻咳了一下,随即说道,“小事一桩。”
  “苏各大人,谢谢!“璎珞一下子将苏各紧紧地抱住,小小的身体柔软地埋进他的怀里,苏各的心猛跳了一下。而更快,他就为自己的反常而不齿,甚至有些急躁了起来。他轻轻地抚弄璎珞的头发,然後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开。
  她墨色的大眼里是满满的不解,还有苏各的身影。
  苏各垂下头,然後又抬起了眼,浅灰色的眸子里早没了方才的失控,却挂满了初见时候邪邪的笑意。
  ”那,你就来谢我吧。“
  苏各解开了裤子。
  璎珞从来没有被要求做过这样的事情。看到苏各拿出了自己的欲望,她不由有些尴尬。她有些犹豫地看著苏各,“你要我……做和那个苏由那女一样的事情吗?”
  苏各愣了一下,然後扯扯嘴角,理所应当地回答道,“是啊,跪下吧。”
  璎珞咬了咬嘴唇。苏各看著她为难的样子,心底却没有预料之中的快意。他压抑著自己的烦躁,“如果你现在身体可以了,那就不用这样的事情了,直接把裙子脱了就好了。”
  璎珞身体一震。虽然很不愿意为苏各做这样的事情,但是……苏各说要带她去帝祭。如果不能去帝祭,她可能就无法再见到那位修罗了,更没有可能再次得到那位修罗大人的吻。想到这里,身体里又是一股热意涌了上来。她顺从地半跪在苏各的两腿间,双手扶住了他挺立的分身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将他的顶端放进了自己的嘴里。
  “喔……”那一刻,苏各发出了满足的叹息。他将头仰起,腰部下意识地向她的嘴里送去。起初,璎珞有一点抵触。但随即,她告诉自己,就把与苏各的各种经历都当作是在与修罗大人再会之前的练习。她不想显得很青涩,这样会被看不起。她尽力地张开小嘴,让苏各的分身尽可能多地进入自己。另一方面,她又轻轻地用手抚摸著自己实在无法容纳的部分。
  昏暗的巷子里,璎珞本能地舔吮著苏各的炙热。她的脑海里,一次又一次地想著。如果能再一次拥抱那位修罗的大人,如果可以再一次吻他,不管怎样,不管做什麽,璎珞都很愿意。
  就这样,身体就变得越来越热了起来。双腿之间又变得很奇怪,滑腻的分泌物又一次地要漫溢了出来。於是,她嘴上的动作就更加的卖力了。
  苏各重重地喘息著,他突然拉住她的头发,让她的嘴离开了自己的分身。他将她拉起来,按在墙上,几近粗暴地将她的一条腿抬到自己腰的位置,掀起她的裙子,用自己的男根拨开她的内裤,草草地确认入口之後,他猛地一送腰,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。
  “啊!”
  璎珞叫了出来。呻吟里却带著几分甜美的喘息。只要想著那个吻,还有那位俊美的修罗,她就变得特别有感觉。原本恐惧和疼痛的事情,再也不会让她难受,她将手臂缠上苏各的脖子,打开身体,接受著苏各的进攻。
  “哼,越来越……好了,喔……”苏各很块就开始摆动他的腰部。璎珞的性经验并不是很丰富,她的甬道十分紧闭且湿热。每次他想要退出时,她的身体就好像将他吸住,而在进入时,那湿热的阻力又要将他逼得疯狂。
  他右臂挂住璎珞的左腿,双手托起她小巧的臀部,猛地一提。她娇小的身体就仿佛挂在他的身上一般,完全脱离了地面。他由此进入得更加深入。他剧烈地撞击著她,巨大的快感带来了沈重而急促的喘息。
  很多年……没能遇到令他如此兴奋的人了。
  这个人,竟然在数年前还因性冷感而在曼陀罗城臭名昭著。
  压下自嘲的想法,苏各更加热情地进出她的身体。
  “啊……呜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璎珞咬著下唇,似乎在拼命压抑著自己的叫声。
  苏各看著她,因为冲击的快感,她的脸已经变得绯红。眼角噙著泪水,嘴唇轻微张启,汗珠将她黑色的发丝贴在脸颊两侧,她显得格外性感。语气不由变得十分温柔,苏各在她耳边说,“如果你舒服,就叫出来。”语毕,他又热情地将舌头探进了她的耳廓。
  璎珞始终闭著眼,想象著眼前的男子是修罗,这时,一股强大的快感沿著脊柱,冲向她的脑海,她的身体不由颤抖了起来。她惊慌地抓住苏各的背部,指甲狠狠地扣进了他坚实的肌肉。她有些不安地喘息著,“啊……不要,停下,求求你……不要,我变得好奇怪……不要……”
  苏各感到了她内壁不断地收缩,他不由加快了腰部的动作。他的麽指跟著按住了她花蕾前的珍珠。他开心地说,“不要怕,这会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……“
  ”不要……不要─啊,啊……不要,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“璎珞拼命地摇著头,眼睛闭得死死得,几乎要流出眼泪来。那种害羞又不安的样子让苏各觉得格外地爱怜。
  ”别怕,把你的身体交给我。“苏各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性爱之中露出如此温和的一面。他下意识地加大了腰部的力量,按住她珍珠的手指也加快了动作。
  ”啊……阿阿阿啊──“在一阵高亢而兴奋的尖叫後,苏各只觉得从璎珞的身体里有大量的液体涌出,她的甬道本能地抽搐了起来,夹著他巨大的男根没有规律地跳动著。

相关内容

农村的少妇

会员登陆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

忘记密码 ?